”彭晓芸以为

2017-02-05 15:04

  “许多人把恳求别人投票看作是一个举手之劳,他不会认为这里有什么触犯的意味。”彭晓芸表示,“如果是在边界感更为清楚的社会里,人们是不会唐突地打搅别人的。”

网上微信投票信息层出不穷。截图来自微博

  比实力,拼人脉,仍是在营销?

  她坦言,“在中国,良多人把这种举手之劳看成是人情社会里惯常的行动,彼此相互有求,最后怪罪不怪,甚至变成不参加这个游戏的人才是怪的,这就是一种社会文明的隐形束缚力。”

  在武汉中学课本剧大赛的投票页面里,对最具人气节目标投票,仅展现了班级、剧名及照片信息,对于不现场看过表演的人来说,仅凭这些信息就能选出心中最佳吗?

  假如把这种营销手段跟自家孩子的评选挂钩,家长在友人圈里求转发、拉票,逐步演化成一场人际关联的比拼,彭晓芸认为,“把成年人社会的游戏潜规矩应用到孩子才艺的评比上,是不妥善的。”

  “即使设置投票环节,也只是作为娱乐的手腕,主办方为了让运动看上去更热烈,扩展其影响力。”彭晓芸以为,这样的转发、投票带有营销的象征。

  对此,彭晓芸表现,十分严正、正规的竞赛是不可能由观众投票来决议谁的作品或表演是程度最高的。

文章排行